斗狮观点:搜索工作者谈“搜索已死” 上

今天打开微信订阅号又被吓了一跳,虎嗅又转发了一篇“搜索已死,谁来烧纸”的文章。我说“又”是说类似言论每年都会出现几次,或是哗众取宠,或是抓住一个方面。通读了此文后,作为一名搜索营销工作者,觉得有话要说。

其实本文基本说的是头条系对于大众获取知识方式的一种颠覆性转变。在头条、抖音这些投喂式app出现之前,人们对于感兴趣的内容会主动搜索,而搜索引擎会抓取新闻门户会抓取各类资讯平台会抓取草根站长网站来满足搜索用户的信息需求,这是一个主动的过程,人们在主动的上网来寻求信息,这里面可能是娱乐八卦信息,可能是商业服务信息,也可能是生活用品和产品信息。信息,是等待着被搜索的状态。

而张一鸣的今天头条和抖音把上述场景改变了很多。到地铁上看看,到公交或车站人流多的地方看看,大家都在刷抖音,都在看头条,年轻人居多,也有很多中年人老年人,如果你问过为什么,大家都说“好玩”,一玩能玩好几个小时。如果你是动物园笼子里饥饿的猴子,你不用再用撕叫晃笼子来召唤饲养员来给你香蕉了,因为头条系抖音系在主动的帮你扔香蕉了,你都吃不完。

人们浸泡在有着大众趣味特征的资讯或视频段子里,不再寻求思考。—— 其实据我看来,刷头条和抖音的人群,在出现头条和抖音之前他们也是不太思考的。思考是烦人的东西,它顶多带来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深度,但很少能带来快乐。所以笔者没有否定大多数人群的意思,这只是上面搜索已死文章的观点又来。人们把多的时间花在了头条抖音上,就剩下少的时间留给搜索了。

这代表了一部分的真相,而另一部分真相,是我们搜索工作者体会深刻的,有商业价值的搜索永不过时,这也是搜索引擎广告的支柱来源 —— 商业搜索价值。

如果你想听郭德纲相声,你可以直接去喜马拉雅app搜索,如果喜马拉雅的品牌有传播到你那里的话,笔者在5、6年喜马拉雅app刚开始传播时就开始听上面的传统相声(不是电视上的冯巩那种哦)和评书。所以我从不会在百度里去搜索“郭德纲”、“郭德纲相声”,也不会在百度里去找袁阔成的三国演义评书,因为什么,因为百度之外的知名移动app已经满足了我的需求。

但是我们看看百度指数里的关键词“郭德纲”,

半年来其实关键词“郭德纲”的百度指数很高,均值14000多,在2月上旬还接近过30000的指数(过年期间)。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大众想听郭德纲或者想了解演出的,对搜索引擎还是依赖的啦。你想知道在北京什么时候有郭德纲的演出,可能还是百度一下更快捷,你难道要去头条或者抖音去找找么。

这不是一码事,像西餐里的刀叉勺,刀有刀的用途,叉子有叉子的用途,勺有勺的用途。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已经是各得其所。点外卖上饿了么或者美团,订电影票我是猫眼,去旅游我是飞猪,还有小朋友们买买东西要先看小红书,这些都已经不用百度了。而且百度的概念是大而广,但缺乏品质和资讯的主题性,而且很多的流量都给了自家的百度知道、百度资讯或者百度文库。在新的时代,百度的搜索利剑好像也只能征伐到已有的领域,搜索本身有其局限和历史阶段性。—— 搜索只是获取信息的手段,而不是内容本身。

上面说的是,搜索本身有它的用户需求性,用户需要找的信息还是要百度一下。

本篇未完待续。